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.496.net: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!

勝山參加朋友的生日舞會,告退時不知是午夜十二點了!他走他停車的地方,用鎖開了車門。突然背後有個女人的聲音問道︰「先生,可以送我回家嗎?」

勝山轉過去看,這是一個青春少婦,相貌很艷麗,經過太濃的修整,長長的假睫毛,眼線畫的很長很長,粉紅的唇脂把小嘴改得很大,這一切卻增加了她的妖媚的吸引力。她的身段是超級絕美的!胸前的雙奶高聳,是巨大的尺寸。因為她的體態豐滿,故此雖有一雙美乳,也不覺得不均稱,而且更有一個圓形的盛腎,與胸前現出的部份成對比,使人有一種和的平均感覺。她著的是新款的旗袍,很短。兩條雪白性感的大腿,在旗袍角下叉露出來。她的腳下穿的是像托鞋的高根鞋,露出帶著粉脂嫩滑的腳跟,誘人遐思。她舉起左手,撫弄著那頭長長的蕩婦型的秀髮。她等待著勝山的答覆。勝山的視線,在她的身上各部凝視完畢之後,便落在她那雪白的腋下。只見一大堆黑黑的毛,他馬上聯想到她的神密部位去了。他的經驗所得,腋下的地方的濃密或疏落,與陰戶的陰毛情況成正比的。那少婦見他只是欣賞地看著她,便卜地一笑!她說︰「我知道,你不會反對!」

「是的!」

勝山笑笑說︰「助人為快樂之本,我在學校的時候,對這一句話有深刻的印象,而且永遠遵從著去做!」

少婦笑起來,坐進車裡去了,她自道姓名叫富美。他把車身開動,問她的家住什麼地方,她告訴了他!這是一座十七層的大廈,她住第十樓,汽車在大廈門前附近停了下來,她說︰「剛才,你說過助人為快樂之本,你是很樂於助人的了!」

「是的!」

勝山點頭微笑說︰「尤其是幫助美麗的小姐!」

「我是屬於不美麗的小姐嗎!」

富美問。「你當然是屬於美麗的,而且是絕頂的美麗。」

勝山說︰「因此,只要你吩咐,我決不推辭!」

「好吧!你同我到樓上去。」

於是,他便同她到達了十樓,女傭喜姐開門,他二人走進她的臥房。她的住家並不大,只不過是一廳一房,另外是浴室等,但佈置得很清雅,原來她是一個人的獨居的,樓內再無別人,只有一個傭人喜姐。勝山問她要怎麼幫忙,富美拖著他坐在長沙發上,仍舊握著他的手,笑笑的對他說︰「有一件事,我們二人單獨去做,都不能得到真正的快樂,只有你幫我,而我又幫你,那才能享受快樂。」

她又說︰「你說過願意幫助我,你不會反對吧!」

勝山說︰「我不是說過不算數的人!」

他問她︰「你究竟要我做什麼?」

「做什麼?」

她嬌媚一笑,低聲神秘說︰「做愛!」

這勝山當然不反對,她倒進他的懷中,他吻她,愛撫她,五分鐘,兩人已在房間的床上了。而他們所有的衣服,都統統在沙發上和地板上。勝山也早已慾火難禁,那條大陽具脫穎而出,青筋暴跳,好像一根紫色的大茄子一樣!富美一見此物,立即喜笑顏開,伸出玉手握住玩弄,並將肥臀向上擡高,兩條粉腿左右分開,急急將那手中的大陽具,插進自己的陰戶去。勝山用力一挺,淫水四溢,波浪滿天!「哎呀!痛死我了!勝山輕一點!」

富美又一聲嬌呼。「那你開口裂嘴的怪叫幹什麼,你受不了啦!」

勝山說著,挺起身子,把她的大臀挺高,順勢把她的玉腿也跪在自己的肩頭上去了!勝山猛烈向前衝擊,女的挺起大臀往上迎湊,細腰搖擺,媚眼含笑,同時她用上內功,陰戶一緊一鬆的吸吮他的陽具,樂得勝山不住的叫著︰「富美你這套內功真好,再多來幾次呀!」

說著,一陣狂抽,全力以赴,猶如狂風暴雨一般。富美性激發,雪白的大臀像一盤磨似的旋轉不停,銀牙咬緊,秀髮散亂,嘴裡不住「哎唷哎唷」

的叫了起來︰「勝山,用勁,現在是要你努力的時候了!哎呀!心愛……你真好,我痛快死了!」

雖然是春冷季節,但因勝山運動過急,頃刻,汗流夾背,氣喘喘,漸漸的不支了!「富美,我實在沒有……勁了,讓我在下面休息一下吧!富美,你應該進攻我了。」

勝山提出要求。只見富美眉頭一皺,顯出自己還沒有滿足的樣子,遂緊緊抱住勝山的腰!同時用雙腿勾住他的腿,細腰一扭,大臀一動,即將勝山滾在自己的身下,這種姿式名叫倒扭鴛鴦,又名倒插蠟燭,女人在上可以自由操縱,深淺由之。一個女人,尤其是一個將近三十歲的女人,她在另一方面的要求,是迫切的,是飢渴的!因為她的那個丈夫無能來滿足她性飢渴的要求,於是她痛苦、她寂寞,不得不在外面找點野食來填飽自己。飢渴淫蕩的富美,像一頭飢餓的凶狼,玉體騎在勝山的身上,猛起猛落,淫水「卜滋卜滋」

地響著!床上滴濕一片!同時,她滿身香汗也像珍珠似地流了下來!「勝山!快快,快把嘴巴張開,我的精水快要流出來了,你抽我就出來了!」

她俯下身子,將陰戶用力抵在勝山的嘴唇,鼻子裡哼哼著!勝山把嘴張開,吸著她的淫水,同時伸手揉摸她那高聳的大奶子!二人吸了一口長氣,相互緊緊的抱在一起!許久,許久……「富美,過了癮麼?」

「我痛快死了!」

「現在抱你進房吧!」

「好!」

她像喝醉酒似的朦朧著媚眼,又說︰「勝山,你把沙發上的淫水擦乾淨啊!」

勝山用短褲擦畢,抱起富美走進臥房。這是一間特別精緻的臥室,四壁刷淡紅色,配襯著咖啡色的傢俱、化台、穿衣鏡、沙發、茶盤、衣服……在暗淡顏色的燈光下,猶如仙宮一樣。勝山輕輕地把她放在床上。「勝山!」

富美順手在床上抓過一條毛巾,放在勝山的手中,張著媚眼說︰「替我擦乾身上的香汗!」

這富美的差使,是男人最樂意做的!勝山輕輕地替她擦起來,粉背、玉臀、大奶、玉腿及那一隻美麗的腳,從上到下,他小心地擦著、按摩著。她一邊享受著他的侍侯,一邊跟他談起話來︰「勝山,你還餓嗎?」

「在你身邊,我永遠吃不飽的!」

勝山笑著說。「別吹牛了,看你剛才那種打敗戰的樣子,「……富美,我……實在沒……有勁了……」

富美學著他的口吻。「!別挖苦我了,現在我就給你點顏色看看!」

勝山說著,拉起她的兩條粉腿,挺起小弟刺了進去。只聽富美「哎呀」

一聲嬌呼!富美這一聲呼不太要緊,卻驚動了鄰房女傭喜姐。她今晚心神不寧,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,早就聽到二人的浪聲談笑,此時又聽到一驚叫,使她不禁起了好奇心,想偷看他們做什麼?於她披衣下床,用極輕微的腳步站在窗前。窗裡掛著一層墨綠色的布簾,露出一道空隙縫。女傭閉著一隻眼睛偷偷地看起來!女傭只見室內燈光閃著淡色的光亮,兩個赤條條的男女在床上表演著精彩的節目,少奶奶富美的雪白大肥臀下高墊著兩隻繡花枕頭,兩條粉腿盤住在勝山的鐵臂下,細腰左右擺動,嘴裡不住陣陣浪叫︰「哎呀!哎呀!痛呀!」

她的額眉緊皺,小嘴巴斜斜著,裝模作樣著,其實,她恨不得把他的陽具整個生吃下去。勝山的兩隻凶狠的眼光,熱烈地望著那潔白美麗的身體,他的手撫摸她身上的曲線。他的陽具猛力的衝擊著,這一次他進入她的陰戶,是十分滑潤的、溫暖的。「哎呀……」

她哼哼的聲音由快而急,眼晴緊緊地合上了。整個的她在顫抖,像生命的水在波動著,最後,她像死去似的一動也不動,完全在靜默著,也完全失去了意識。經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,勝山和她一樣地深陷在無底深寂中,在這個美麗的時間內,他們是不會出聲的。當她的意識轉醒時,她的嬌軀緊緊地依靠在他的胸前,嬌聲說︰「勝山,我太滿意了!」

「富美!我也滿意。」

他溫柔的吻抱她。「勝山你愛我嗎?」

兩人打情罵俏地又在床上翻來覆去起來。勝山把她壓在下面,伸手抓她的腋下,觸到癢處,她的兩腿上下彈動,忍不住出聲格格浪笑。在窗外偷看室內春光的女傭,早已忍不住心頭蕩搖,渾身都騷癢,雙腳癱瘓難行,心房急促地跳動,陰戶裡湧出來陣陣春潮,褲裡滴濕一片。從這天起勝山每夜來同富美幽會,都是從後門上樓。富美對於勝山,並不屬於情,而是屬於欲,她需要強烈的肉體快感。勝山盡力的來滿足她,一則富美是半老徐娘,但風韻猶存,尤其她床上功夫正是最好的對手。

勝山參加朋友的生日舞會,告退時不知是午夜十二點了!他走他停車的地方,用鎖開了車門。突然背後有個女人的聲音問道︰「先生,可以送我回家嗎?」

勝山轉過去看,這是一個青春少婦,相貌很艷麗,經過太濃的修整,長長的假睫毛,眼線畫的很長很長,粉紅的唇脂把小嘴改得很大,這一切卻增加了她的妖媚的吸引力。她的身段是超級絕美的!胸前的雙奶高聳,是巨大的尺寸。因為她的體態豐滿,故此雖有一雙美乳,也不覺得不均稱,而且更有一個圓形的盛腎,與胸前現出的部份成對比,使人有一種和的平均感覺。她著的是新款的旗袍,很短。兩條雪白性感的大腿,在旗袍角下叉露出來。她的腳下穿的是像托鞋的高根鞋,露出帶著粉脂嫩滑的腳跟,誘人遐思。她舉起左手,撫弄著那頭長長的蕩婦型的秀髮。她等待著勝山的答覆。勝山的視線,在她的身上各部凝視完畢之後,便落在她那雪白的腋下。只見一大堆黑黑的毛,他馬上聯想到她的神密部位去了。他的經驗所得,腋下的地方的濃密或疏落,與陰戶的陰毛情況成正比的。那少婦見他只是欣賞地看著她,便卜地一笑!她說︰「我知道,你不會反對!」

「是的!」

勝山笑笑說︰「助人為快樂之本,我在學校的時候,對這一句話有深刻的印象,而且永遠遵從著去做!」

少婦笑起來,坐進車裡去了,她自道姓名叫富美。他把車身開動,問她的家住什麼地方,她告訴了他!這是一座十七層的大廈,她住第十樓,汽車在大廈門前附近停了下來,她說︰「剛才,你說過助人為快樂之本,你是很樂於助人的了!」

「是的!」

勝山點頭微笑說︰「尤其是幫助美麗的小姐!」

「我是屬於不美麗的小姐嗎!」

富美問。「你當然是屬於美麗的,而且是絕頂的美麗。」

勝山說︰「因此,只要你吩咐,我決不推辭!」

「好吧!你同我到樓上去。」

於是,他便同她到達了十樓,女傭喜姐開門,他二人走進她的臥房。她的住家並不大,只不過是一廳一房,另外是浴室等,但佈置得很清雅,原來她是一個人的獨居的,樓內再無別人,只有一個傭人喜姐。勝山問她要怎麼幫忙,富美拖著他坐在長沙發上,仍舊握著他的手,笑笑的對他說︰「有一件事,我們二人單獨去做,都不能得到真正的快樂,只有你幫我,而我又幫你,那才能享受快樂。」

她又說︰「你說過願意幫助我,你不會反對吧!」

勝山說︰「我不是說過不算數的人!」

他問她︰「你究竟要我做什麼?」

「做什麼?」

她嬌媚一笑,低聲神秘說︰「做愛!」

這勝山當然不反對,她倒進他的懷中,他吻她,愛撫她,五分鐘,兩人已在房間的床上了。而他們所有的衣服,都統統在沙發上和地板上。勝山也早已慾火難禁,那條大陽具脫穎而出,青筋暴跳,好像一根紫色的大茄子一樣!富美一見此物,立即喜笑顏開,伸出玉手握住玩弄,並將肥臀向上擡高,兩條粉腿左右分開,急急將那手中的大陽具,插進自己的陰戶去。勝山用力一挺,淫水四溢,波浪滿天!「哎呀!痛死我了!勝山輕一點!」

富美又一聲嬌呼。「那你開口裂嘴的怪叫幹什麼,你受不了啦!」

勝山說著,挺起身子,把她的大臀挺高,順勢把她的玉腿也跪在自己的肩頭上去了!勝山猛烈向前衝擊,女的挺起大臀往上迎湊,細腰搖擺,媚眼含笑,同時她用上內功,陰戶一緊一鬆的吸吮他的陽具,樂得勝山不住的叫著︰「富美你這套內功真好,再多來幾次呀!」

說著,一陣狂抽,全力以赴,猶如狂風暴雨一般。富美性激發,雪白的大臀像一盤磨似的旋轉不停,銀牙咬緊,秀髮散亂,嘴裡不住「哎唷哎唷」

的叫了起來︰「勝山,用勁,現在是要你努力的時候了!哎呀!心愛……你真好,我痛快死了!」

雖然是春冷季節,但因勝山運動過急,頃刻,汗流夾背,氣喘喘,漸漸的不支了!「富美,我實在沒有……勁了,讓我在下面休息一下吧!富美,你應該進攻我了。」

勝山提出要求。只見富美眉頭一皺,顯出自己還沒有滿足的樣子,遂緊緊抱住勝山的腰!同時用雙腿勾住他的腿,細腰一扭,大臀一動,即將勝山滾在自己的身下,這種姿式名叫倒扭鴛鴦,又名倒插蠟燭,女人在上可以自由操縱,深淺由之。一個女人,尤其是一個將近三十歲的女人,她在另一方面的要求,是迫切的,是飢渴的!因為她的那個丈夫無能來滿足她性飢渴的要求,於是她痛苦、她寂寞,不得不在外面找點野食來填飽自己。飢渴淫蕩的富美,像一頭飢餓的凶狼,玉體騎在勝山的身上,猛起猛落,淫水「卜滋卜滋」

地響著!床上滴濕一片!同時,她滿身香汗也像珍珠似地流了下來!「勝山!快快,快把嘴巴張開,我的精水快要流出來了,你抽我就出來了!」

她俯下身子,將陰戶用力抵在勝山的嘴唇,鼻子裡哼哼著!勝山把嘴張開,吸著她的淫水,同時伸手揉摸她那高聳的大奶子!二人吸了一口長氣,相互緊緊的抱在一起!許久,許久……「富美,過了癮麼?」

「我痛快死了!」

「現在抱你進房吧!」

「好!」

她像喝醉酒似的朦朧著媚眼,又說︰「勝山,你把沙發上的淫水擦乾淨啊!」

勝山用短褲擦畢,抱起富美走進臥房。這是一間特別精緻的臥室,四壁刷淡紅色,配襯著咖啡色的傢俱、化台、穿衣鏡、沙發、茶盤、衣服……在暗淡顏色的燈光下,猶如仙宮一樣。勝山輕輕地把她放在床上。「勝山!」

富美順手在床上抓過一條毛巾,放在勝山的手中,張著媚眼說︰「替我擦乾身上的香汗!」

這富美的差使,是男人最樂意做的!勝山輕輕地替她擦起來,粉背、玉臀、大奶、玉腿及那一隻美麗的腳,從上到下,他小心地擦著、按摩著。她一邊享受著他的侍侯,一邊跟他談起話來︰「勝山,你還餓嗎?」

「在你身邊,我永遠吃不飽的!」

勝山笑著說。「別吹牛了,看你剛才那種打敗戰的樣子,「……富美,我……實在沒……有勁了……」

富美學著他的口吻。「!別挖苦我了,現在我就給你點顏色看看!」

勝山說著,拉起她的兩條粉腿,挺起小弟刺了進去。只聽富美「哎呀」

一聲嬌呼!富美這一聲呼不太要緊,卻驚動了鄰房女傭喜姐。她今晚心神不寧,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,早就聽到二人的浪聲談笑,此時又聽到一驚叫,使她不禁起了好奇心,想偷看他們做什麼?於她披衣下床,用極輕微的腳步站在窗前。窗裡掛著一層墨綠色的布簾,露出一道空隙縫。女傭閉著一隻眼睛偷偷地看起來!女傭只見室內燈光閃著淡色的光亮,兩個赤條條的男女在床上表演著精彩的節目,少奶奶富美的雪白大肥臀下高墊著兩隻繡花枕頭,兩條粉腿盤住在勝山的鐵臂下,細腰左右擺動,嘴裡不住陣陣浪叫︰「哎呀!哎呀!痛呀!」

她的額眉緊皺,小嘴巴斜斜著,裝模作樣著,其實,她恨不得把他的陽具整個生吃下去。勝山的兩隻凶狠的眼光,熱烈地望著那潔白美麗的身體,他的手撫摸她身上的曲線。他的陽具猛力的衝擊著,這一次他進入她的陰戶,是十分滑潤的、溫暖的。「哎呀……」

她哼哼的聲音由快而急,眼晴緊緊地合上了。整個的她在顫抖,像生命的水在波動著,最後,她像死去似的一動也不動,完全在靜默著,也完全失去了意識。經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,勝山和她一樣地深陷在無底深寂中,在這個美麗的時間內,他們是不會出聲的。當她的意識轉醒時,她的嬌軀緊緊地依靠在他的胸前,嬌聲說︰「勝山,我太滿意了!」

「富美!我也滿意。」

他溫柔的吻抱她。「勝山你愛我嗎?」

兩人打情罵俏地又在床上翻來覆去起來。勝山把她壓在下面,伸手抓她的腋下,觸到癢處,她的兩腿上下彈動,忍不住出聲格格浪笑。在窗外偷看室內春光的女傭,早已忍不住心頭蕩搖,渾身都騷癢,雙腳癱瘓難行,心房急促地跳動,陰戶裡湧出來陣陣春潮,褲裡滴濕一片。從這天起勝山每夜來同富美幽會,都是從後門上樓。富美對於勝山,並不屬於情,而是屬於欲,她需要強烈的肉體快感。勝山盡力的來滿足她,一則富美是半老徐娘,但風韻猶存,尤其她床上功夫正是最好的對手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统计代码